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弱者的叹息 ---山东兴和非法集资诈骗复制安徽兴邦案(转载)

2020-01-10 04:16:46  来源:大河网   阅读:2

     楼主:山东兴和债权人 时间:2015-07-25 17:59:07 点击:36 回复:0  脱水模式 给他打赏 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经济诈骗非法集资案脉络如克隆复制。山东兴和进出口有限公司(下称“山东兴和”)年销售不足3000万(此数据可在济南市税务系统查出)民营小微企业,却负债8个亿,涉嫌非法集资诈骗约6亿。翻开历史篇章,研判以往案例。不难看出,山东兴和与安徽亳州兴邦科技开发有限公司(下称“安徽兴邦”)非法集资诈骗资金案如出一辙。   2011年4月,安徽中级人民法院对安徽兴邦诈骗集资案进行了公开宣判,吴尚澧等绳之以法。安徽兴邦集资诈骗案与山东兴和诈骗事实两版本叠加对比,异同一目了然。相同之处:其一,大肆抄作,欺骗舆论。山东兴和与安徽兴邦都利用报纸、电视等媒体工具强力造势,虚假描绘公司前景,夸大所属公司能力,以此障人耳目,迷惑视线。其二,假以“光环”,寻求庇护。在人们及政府眼中,山东兴和与安徽兴邦都是当地的优秀企业,曾被当地政府树立为先进典型学习榜样。“光环”阴霾之下的真实不去考究,并推波助澜。其三,隐瞒真相,高利诱骗。这俩公司都隐瞒公司真相,许诺高回报及高利率,欺诈社会公众自然人,骗取人们信任,非法聚集巨额资金。其四,非法占有,构成诈骗。山东兴和以假造报表,私刻公章,伪造文件等手段非法占有社会人员钱财。陈兴旺资金链断裂后,妄以银行往来划拔差额确认欠债情况,较安徽兴邦比山东兴和非法集资诈骗目的更有代表性。其五,资金链断裂,败露真相。这俩公司犹如孪生,以拆东墙补西墙的方式,维护资金链延续,保持诈骗集资有效性。这泡沫一但破裂,多米诺骨牌效应凸现。其六,涉面较广,群体性强。山东兴和资金链断裂,涉多家银行、担保公司、小额贷及众多不定向自然人,众多债权人联合实名上访,请求政府预以法办,具有典型群体事件雏形,如安徽兴邦涉多省多人极其类似。  山东兴和资金链断裂,露出非法诈骗集资端倪,多家法院查封执行、多人举报刑事犯罪。但陈兴旺依然游离法网之外,仍在施展欺骗伎俩。需要人们深入透视,在显微镜下观察,剖析山东兴和案与安徽兴邦案不同,会一点点呈现在大众眼前。新形势下会变异出具有时代特征的经济案件,山东兴和中层以上管理人员在事发前纷纷“离婚”,陈兴旺出境机票已买好,只是被债权人堵住没有跑路得逞,陈兴旺及其同伙已经预感到庞氏骗局将被揭穿,难以逃脱法律严惩。从陈兴旺非法集资诈骗案事态发展看,可谓水深莫测,当腐败、官商勾结、敏感官员庇护等交集在一起,就能更深刻理解当今领导班子“老虎苍蝇一起打”反腐纲领的紧迫性和必要性。   腐败是经济案件滋生温床。山东兴和陈兴旺对多位债权人表示他在政府关系颇深,经常请济南市纪委傅姓领导一起打高尔夫,并经常在吕姓领导别墅内小聚,关系之深不以言表。2014年5月债务危机全面爆发半年多后,傅姓领导竟仍与陈兴旺共赴南京打高尔夫。腐败使官员堕落,导致陈兴旺案与吴尚澧案虽然极其类同,却至今束之以阁。 www.hubxww.com   官商勾结是经济犯罪催化剂。资本托庇与权力寻租的盘根错节,催化了资本与权力的负面效能。山东兴和陈兴旺毫不避讳的宣示高新区政府领导对他言听计从,吕姓领导与其关系莫逆。陈兴旺对债权人讲,市纪委孙姓主要领导与其关系更为紧密,他不怕债权人去政府举报。陈兴旺还表达,高新区个别主要领导和区政法委为其多次协调各法院、公安机关,对法院判决案件暂缓执行、公安机关不予受理对其刑事报案。并强调说,济南市公安局主要领导与其关系紧密,会帮助他协调相关事宜。陈兴旺猖狂表示债权人在公安系统怎么告他也不会有什么问题。  官员庇护是经济犯罪助推器。山东兴和公司资金链断裂,陈兴旺非法集资诈骗案败露后,紧急向时任济南市委书记王敏求援,专门直接向王敏呈文请求关照。在济南市做为一个普通私营企业,能够有此举也充分说明一些问题。王敏当即对其批示由市相关领导专门对此事研究解决。从此陈兴旺便拿到了“尚方宝剑”,肆无忌惮的招摇撞骗,由此带来一系列相关领导的批示和关照。事至今日,王敏被中纪委正式查办,陈兴旺违法犯罪仍受到庇护。是王敏的批示依然发挥着作用呢,还是个别官员麻木不仁呢?或者是在各级中有第二个“王敏”呢?   当然,这些语言及现象出自于陈兴旺之口,事实是否如此还要看事态发展和结果。就目前确与陈兴旺所表达极其吻合。高新区管委会竟然在骗局爆发之初便由区党工委、管委会主要领导组成专门工作小组。该小组不仅违法违规成立,更没有实事求是,有针对性地解决问题。反而极力拖延时间,令债权人失去最佳起诉查封时机,使他们依靠了一个不可靠的小组。在将近两年时间里,给陈兴旺转移赃款争取到充足时间。当时,济南市委秘书长批示高新区书记,书记也对工作组组长、副组长提出要求,组长也安排专人对陈兴旺资产状况进行摸底。但在近两年时间段中,毫无结论,也没任何说明,会计审计不了了之。是查出严重问题无法交待?还是涉及敏感官员不便公开?还是个别政府不作为?还是个别领导真如陈兴旺本人所说呢?实际情况确实是在事发不久陈兴旺之妻刘敏还卷走公司巨款出入加拿大。陈兴旺依然供其子在加拿大消费。山东兴和仍出租已抵押的房产获得收益,陈兴旺仍可报销四处游玩的发票。债权人讨债无主、状告无门,而陈兴旺却继续以人大代表的身份出入于各政府机关参加社会名流各项活动。   前车之鉴 后事之师。既然安徽兴邦能绳之以法,相信山东兴和也难逃法网,也相信在以法治国的基本方略下,一切违乱纪行为必定受到应有惩罚,更相信敏感官员的残患余毒终会铲除。也提醒那些与陈兴旺共舞,瞒天过海的官员好自为之,在惩办陈兴旺同时必将惹火烧身。   事态发展,人民群众拭目以待! 
    相关阅读:
    笔趣小说网 http://www.shunbenev.com/
分享:
0